乌鸢十亩

头像by香酥炸鸡
(脱脱画得太好看了!><不许存!)

想问……(低头

能有一个评论我就很开心了

质问箱的回答

提问点这里:质问箱

质问箱

没问题也可以找我聊天*^_^*
(水母那张不好看换成表情包惹)

胶带图透,九十月预售

其实很想认识互关的老师,加个好友交流啥的(虽然我空间也都是沙雕说说),但是连私信都不敢;;泪目了

在乡村,人们总是熄灯很早,在我还未有一丝困意的时候大多已经做着梦了。除了路灯,大概只有我房间的灯还亮着了。外面空调在滴水,啪嗒声,啪嗒声。有一只蛾子扑过来,撞在窗户上,还未落下去,又扑腾翅膀冲来。过了很久才消停,可能去路灯旁取暖了,又或者没有力气死掉了吧。

(前天十点)

一张胶带局部图透

你好呀,我是鸢尾灯。叫我鸢尾或者灯灯就好了。
原创画手。

向我匿名提问:质问箱

唯弹,团偏267。

约稿请私信,九月前不接私稿了
微博同名,但是不经常用,活跃在lofter,私信和评论都会回复,可能会弧但不会长弧

这个博客主要以绘画方式表达自己。我也喜欢拍照片,写点东西。谢谢每一个点赞和推荐!
最喜欢的画师是碳牙和井盖
转眼用lofter已经半年啦,认识了很多新朋友也收获很多。感谢一路的支持,接下来也请多多指教!

残次品

关于我,和我的梦

“我在深夜里醒来,听见自己均匀的呼吸声,还有隔着窗传来的车辆行使的声音,像叶子在沙沙作响。有一束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挤进来,洒在正对面的墙上,静止就如停止了呼吸。
我想起梦里模糊的场景,那个荒诞的,痛苦的花园。我捧着花,已经记不清楚是什么花了,也不知道这捧花要去献给谁,只记得在离我很遥远的地方,有个模糊的人影。我大概是要把花送给他吧。我是怎么将花给他的,又是为何要献上花,都已经无从知晓了。他那么遥远,遥远的似乎无法触及。我是奔跑了多久才到他的身边呢?我是否是气喘吁吁,没有任何力气了,在倒下前的最后一刻将花送给他的呢?我不记得了。
我所追逐的梦境,我渴望知道的一切,没有答案。”

写这段话的时很清醒,是...

©乌鸢十亩 | Powered by LOFTER